搜索
當前位置: 首頁 > 煤化工動態 > 現代煤化工“卡脖子”現象待消除

現代煤化工“卡脖子”現象待消除

發布于  2018年09月04日 09:49:34|閱讀6110

“跟用原油加工出的柴油相比,煤直接液化生產出的柴油具有比重大、高比熱容、高穩定性、低凝固點等特點,含硫量僅相當于國標的1/10,零下60攝氏度不凝固,是優質的環保燃料。”煤基柴油的各種指標,神華鄂爾多斯煤制油分公司副總工程師胡慶斌如數家珍。

    “這么好的油,按照現行政策,只能按山東地方煉油廠的產品價格銷售,每噸一般比正常價低近1000元,尤其是當前油價低,經營壓力挺大。”他話鋒一轉,一臉無奈。

    《經濟參考報》記者了解到,當前我國現代煤化工產業發展面臨著產業政策不完善、重視不足等問題,一些核心技術、設備也受制于外。業內人士建議,亟待站在保障國家能源安全、促進煤炭潔凈利用的高度明確產業定位,完善政策加快發展,提高現代煤化工產業替代石油保障國家能源安全的戰略影響力。

    一些核心技術裝備仍受制于外

    進入新世紀以來,雖然我國在煤制油、煤制烯烴等現代煤化工技術、裝備、催化劑等研發上取得巨大突破,絕大部分技術和裝備實現了國產化,但是在一些關鍵技術和裝備仍存在受制于外的現象。

    神華鄂爾多斯煤制油分公司副總工程師胡慶斌舉例說,過去10多年里,依托興建和運營首條百萬噸煤直接制油生產線,已經實現了減壓閥等大部分關鍵設備的國產化,但是有個別核心設備仍然依賴進口。

    他舉例說,有一種循環泵,目前只有美國一家企業生產,煤化工企業必用的大型工業控制系統也嚴重依賴進口。

    現代煤化工企業廣泛使用的大型氣化爐、空分等大型裝置嚴重依賴進口。中天合創能源有限責任公司副總工程師胡偉伯說,該公司采購美國德士古公司生產的氣化爐時,被要求同時購買該公司的水煤漿氣化技術專利。伊泰120萬噸/年煤制精細化學品、匯能煤制天然氣項目和中天合創煤炭深加工項目等現代煤化工項目使用的大型空分設備,均為進口產品。

    匯能煤制天然氣示范項目一期工程的空分裝置購自法國液化空氣制品公司,使用了丹麥托普索公司的合成專利技術、設備和催化劑,天然氣液化裝置則采用了德國公司的專利技術。匯能煤化工有限公司總經理劉建強說,進口設備昂貴,備件周期長,檢修和服務不方便,企業計劃在二期工程上盡可能地推進關鍵技術、裝備國產化。

    據了解,近年來,我國企業在大型空分裝置制造上取得了長足進步。但部分企業認為現代煤化工項目動輒投資上百億元,空分等國產設備應用案例少、時間短,以穩定性、可靠性尚需檢驗為由不愿采購國產設備。

    產業政策仍待完善

    在我國,煤制油、煤制天然氣等現代煤化工技術從走出實驗室到產業化示范,僅有10余年,尚屬新行業。目前,油、氣等現代煤化工產品質量標準、定價、市場準入等產業政策還屬于空白或不夠完善,發展受到影響。

    伊泰集團董事長張東海介紹說,煤間接液化制油要先把煤氣化,經過脫硫脫硝等處理后才進入催化合成等工藝環節,為此與煉油廠相比,油品更加環保。

    他舉例說,煤間接液化合成的柴油不含多環芳烴,硫含量低于2ppm,相當于國標的1/5,殘碳、灰分極低,看上去是無色、透明的,潔凈度優于京五柴油。目前,我國有關部門尚未制訂煤制柴油、石腦油等油品的質量標準,售價被要求遵照山東地區地方煉油廠的價格,未體現優質優價,影響企業積極性。

    “我們研發的煤直接液化技術,生產中三次加氫,這種先天的技術優勢,決定了產品比煉油廠的產品純凈得多,品質也更為高端。”神華鄂爾多斯煤制油分公司副總工程師胡慶斌說,目前,該公司同樣面臨著缺乏可遵循產品標準的困擾,產品也是按照山東地方煉油廠的價格銷售。

    天然氣適合管道運輸。目前,管道企業只收購天然氣銷售,不代煤制天然氣示范項目輸送產品,收購價也遠低于市場價。

    匯能煤化工有限公司總經理劉建強說,如果該公司將產品賣給管道公司,每立方天然氣的收購價只有1.3元左右,新疆地區的天然氣管道收購價更低,這是多數煤制天然氣示范項目虧損的原因之一。為此,該公司選擇把天然氣液化,然后用汽車運到北京、河北、山東、陜西等地銷售。

    現代煤化工企業主要位于內蒙古鄂爾多斯市、山西潞安市、陜西榆林市和新疆等地的富煤地區。這些地方高校和科研機構少,隨著現代煤化工產業的發展,技術、人才瓶頸日益凸顯。

    匯能煤化工公司總經理劉建強等企業負責人說,公司技術設備的研發、制造單位分布在西安、大連等地,技術骨干也多是外地人。當前,鄂爾多斯市在現代煤化工產業示范區建設中面臨這種“兩頭在外”的困擾,尚無國家級科研平臺。

    隨著技術進步,現代煤化工企業的能耗不斷降低,廢水也實現了零排放,當前的節能減排政策一刀切,卻不利于鄂爾多斯等現代煤化工產業示范區建設。

     鄂爾多斯市經信委副主任王利民說,當前的節能考核政策未區分原料煤和燃料煤,煤炭轉化為油、天然氣等燃料、化學品后,產地在GDP能耗考核上吃虧。此外,雖然單個企業的廢氣達標排放,形成產業集群后,排放總量卻在不斷增加。“總說富煤地區不能’一煤獨大’,產業要轉型升級,煤炭深加工是一條現實可行的路徑,卻又面臨節能減排政策的約束。挖煤、放羊能耗最低排放最少,卻不符合產業升級要求。”

    加快規模化發展步伐

    我國的能源消耗量巨大,連年增長,由于資源稟賦富煤缺油少氣,每年大量進口石油和天然氣。去年,我國原油進口量突破4億噸,石油對外依存度超過60%,成為全球最大的原油進口國,天然氣對外依存度也逼近40%。

    石油、天然氣對外依存度連年攀升,以及國際油氣供應特點和我國以煤為主的能源結構,決定了發展現代煤化工產業對我國保障能源安全、推進煤炭潔凈高效利用意義重大。

    與石油化工相比,煤制油、煤制氣、煤制烯烴等現代煤化工行業具有裝置大型化的特點,萬噸產能的投資額是石油化工的3倍甚至更高,設備折舊高,投資回收壓力大。特別是煤制油、煤制氣示范項目,前期技術研發和工業化示范投入大、時間長,普遍面臨盈利壓力,需要國家的政策支持。

    多位專家和企業負責人認為,目前現代煤化工項目多數集中在包括鄂爾多斯市在內的內蒙古地區,其他地區項目少、產能小,亟待站在保障國家能源安全、促進煤炭潔凈利用的高度,重視現代煤化工產業發展,進一步明確產業定位,完善產業政策。他們建議:

    第一,有關部門聚焦現代煤化工生產、環保關鍵技術和裝備瓶頸,布局一些國家級現代煤化工科研平臺,加大對現代煤化工產業化示范區的科研支持力度。

    第二,加快制訂、完善煤制油等現代煤化工產品質量標準和定價、市場準入政策。定價應體現優質優價原則,或實行成本加一定利潤的定價機制。

    第三,在科學規劃產業布局的基礎上,穩定政策繼續推進產業示范,進一步壯大產業規模,并在立項、貸款等方面給予高端項目扶持。

    第四,對鄂爾多斯等現代煤化工產業示范區實行差異化的節能減排政策,在核算GDP能耗時只統計燃料煤,緩解富煤地區產業升級的節能減排壓力。

    第五,制訂政策促進煤制油等現代煤化工產業軍民融合發展,對煤基特種油品的研發、銷售給予支持。

上一篇:國家能源集團將新建煤直接液化制油生產線 下一篇:劉中民院士:現代煤化工正處于突破期

极速赛车是私人开奖么